龙虎大战官方—大发龙虎大战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龙虎大战官方—大发龙虎大战首页 >> 丹枫诗雨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丹枫】蒹葭(小说)

绝品 【丹枫】蒹葭(小说)


作者:河之舟 布衣,439.17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3745发表时间:2019-08-20 14:01:26

【丹枫】蒹葭(小说)
   她就站在河的对岸。
   风扬起芦苇间的苦霜,呼啸着拍打她清癯的面颊。河水凝冻,任狂风肆虐着,似一层层的堆雪。她慢慢地挪动脚步,水霜一色,埋着她的脚印,风吹透她单薄的红夹袄,雪青色的扎巾缠着她散乱的头发。她没有了感觉,眼前只有那沉重翻卷的堆雪,那层层叠叠在风浪中蜷缩的芦苇叶子。对了,她多像一片芦苇叶子,飘零着,飘零着……她被冻凝得没有了思索,没有了体积,没有了物化的一切,只有空中飘扬的芦缨,白茫茫白茫茫,漫过无际苇荡,漫过无限遥远的白色飘带。
   她是你翠花婶,你旺子叔将她救上岸时几乎都咽了气。你爹、你旺子叔,堆了好大一堆火,才将你翠花婶烘醒。你爹说:她的命真大呀。我们就将她捂进被窝里,用姜汤一口一口地将她小命夺了回来。
   后来呢?我问。
   娘接着说,后来你翠花婶就嫁给了你旺子叔。
   再后来呢?
   再后来就有了你英子妹妹。你一岁多一点儿,俺左边一个,右边一个,喂你们奶,总算把你们给奶大了。
   那翠花婶呢?
   被她男人领去了。
   她男人不是俺旺子叔吗?
   她先前的男人。
   娘说着说着就摇起头:“等你大了,会知道这一切的。”
   “我大了吗?”我问英子,英子也摇摇头。芦苇从春天开始就跟我们赛跑,没俩月就超过了我们的个子。我划着小船,英子坐在船头,我们就成了水的孩子。这时爹会在渡口大声喊着我们:“水生,英子,有人过河了!”我们就将船划过去。渡河的是护苇林的跛脚爷爷,跛脚爷一只脚是个跛子,跛得很惹人乐,我和英子背地里爱学跛脚爷走路,被爹看到了会挨一顿骂的。跛脚爷却不记怪,他心肠好,每次赶集都会给我们捎两块锭子糖。我和英子就会甜滋滋地回味半天,然后伸出舌头,将嘴角的余糖味舔进嘴里。跛脚爷的儿子不孝,他孤苦一人,就住在渡口和我们做邻居。住两间破房子,和我们一个院,都是队里建的。跛脚爷又去赶集了,他干的是牲口经纪,逢繁阳集他都去。我跟英子将跛脚爷划到河对岸,就问给我们捎啥好吃的。跛脚爷拍拍我又拍拍英子,笑嘻嘻地说,“锭子糖。”我们都笑了。
   我比英子大一岁半,我上五年级的时候,英子上四年级,两个小辫一甩一甩的,从学校出来就尾追我身后,形影不离。学校在村寨的西头,离渡口足有三里多路,爬过大堤就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。渡口建在五里湾河道的平缓处,一到农忙,父亲就将大船起用起来。大船靠一道跨河的钢丝缆绳稳船的方向,并且用一个木拐子让铁丝缆绳拴住,通过一步一步拔缆绳,大船就会走动。我和英子都会用小手拽着缆绳,帮父亲将大船渡河,人多的时候,娘、跛脚爷也会帮父亲的。村里的人,来来往往的,哪一位都和父亲熟悉。倘若遇上个外乡人,父亲要收船费,然后撕船票,渡河人就说:“不要了。”父亲边递船票边说:“不要也得要,渡口是队里的,还要凭票算帐。”
  
   二
   一声振耳的船鸣,小火轮来了,父亲赶忙将河岸的钢丝缆绳松开,小火轮停了下来,旺子叔趁机喊父亲用小船将他接上岸。旺子叔没说几句话,给英子捎了件褂子,又给了母亲几块钱,然后抱了一下英子,就让小船将他送回火轮。娘说翠花婶走后,旺子叔又在繁阳集上成了家,女方是一个有三个孩子的寡妇,怕孩子多,拢不到一块,就将英子留给了我们。旺子叔隔一段时间要送钱物,他是县船运队的,拿工资。娘又说你旺子叔也苦着哩,这英子原本不是他的孩子,翠花婶不要,说英子是孽种。再后来从娘的支言片语中弄清了,翠花婶原来是被她爹拐来的,六十斤粮票卖给了个傻子。傻子和他爹两个光棍欺负翠花婶,翠花婶跑了几次都没跑脱,他们就将她衣服剥光,锁在屋里。傻子还没老光棍欺负她的次数多,翠花婶后来就怀孕了,怀的孩子不知道是老的还是小的。翠花婶是将屋子挖个洞才跑出来的。当时悲痛欲绝,就选择了葬身冰河这条路。
   繁阳集离我们渡口足有十五、六里路程,跛脚爷带着我和英子去赶集。跛脚爷说繁阳集可是个热闹的地方,是一个水陆码头。我们不明白他的意思,他就又说,我们用的洋物件都是从天津卫沿卫河运到繁阳集上岸的,山里的煤炭还有特产又要从繁阳集码头通过卫河运到天津港口。我们尽量领悟跛脚爷的解释,跟着跛脚爷来到嘈杂的闹市。我们从来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地方,耍猴的、玩皮影的、卖冰糖葫芦的,一个个场面,一声声叫卖,都让我们感到新鲜。跛脚爷将旺子叔领了过来,旺子叔慌忙地找了一家灌肠摊,让我们吃烧饼夹灌肠。然后,从衣袋里掏出几枚硬币给了英子。英子把硬币放在口袋里,跛脚爷到牲口市上,我和英子去找兔市,因为母亲让我们买对小兔养着。跛脚爷和人家讨了半天价,才给我们买了一对红眼睛的小白兔。
   要回家了,英子忽然对一个蝴蝶结感上兴趣,跛脚爷一问价钱,摸摸口袋,摇了摇头。英子说:“不要了,我看看就行了。”可是没走几步还是回了回头。
   回到渡口,家里来了许多客人,小火轮停在渡口,旺子叔也在。我们一进家,几个男人正在和父亲告别,嘴上一再说:“麻烦了,麻烦了。”人走后,娘把我们领到屋子的一边,这才看见床上躺着一个女人。
   娘让我们叫那女子珍姐,刚过一夜,珍姐的身体就好了起来,只是愁眉苦脸的。娘干什么,她也帮娘干什么,娘便劝她身上不好受先歇着吧。娘一有空就纺织,珍姐就同娘一起经线子、浆线子、织布,还让跛脚爷从繁阳集上买来颜色,将线子染成各种颜色。我们也跟着闹腾,英子手比我巧,她们便嘻笑我笨手笨脚的,男孩子就是不如女孩子,从小一看就知道。我就划船捉鱼玩。
   自从珍姐来到这里,小火轮就常停在渡口,旺子叔领着一位壮汉子,掂些鱼呀、虾呀之类的东西看珍姐。那壮汉子黑黑的脸庞,和善得很,有时会给我和英子捎些贝壳之类的玩物。娘说珍姐就是他救下的,他是小火轮的队长,姓耿叫耀宗,不到四十岁,有两个孩子,媳妇前年跟人家跑了,救下珍姐后,便对珍姐留下了心。珍姐家离这儿足有百八十里路,在家看上了供销社的送货员,一来二去就怀上了。后来才知道那人是骗子,一气之下想投河死,恰好被耿队长救下。珍姐想托人做人流,娘就劝她,耿大哥对你恁好,也不嫌你怀谁的孩子,干吗要受那洋罪,珍姐便不吵了。怀孕的珍姐反应很强烈,一到半夜,她就难受得将大家吵醒,娘过去一会儿,看珍姐好点后才过来。我被折腾得起来撒尿,忽然瞅见珍姐窗户旁有个人影,就惊喊一声跑回屋去,等爹娘再出去看时,什么也没有了,爹说我的眼离了。
   珍姐将耿叔掂来的鱼用白水炖熟,虽然没有油水,但清水锅炖得也很香,珍姐就叫上我和英子一块吃。娘总嫌鱼腥气,爹还是不辞劳苦地渡船。我一有空便钓鱼,有时半响钓不出一条,有时也能弄几条小鱼,大家便一块乐着吃。
   河里的小鲫鱼一天一天的大了起来,也多了起来,当芦苇超过大人高的时候,渡口对面来了两条鱼鹰船。主人是一老一少,老的有五十多岁,年轻的二十刚出头。他们每年这个季节都到这儿捉鱼,他们说五里湾湾多,河水平缓,鱼群容易藏身,所以就搭个帐篷住在渡口不远处的河对面。我领着英子逗他们的鱼鹰玩,英子问:“鱼鹰捉住鱼为什么不吃呢?”年长的便笑了笑,指着鱼鹰的脖子说:“这儿栓着呢。”年长的娘让我们叫白伯伯,年轻的叫白翔哥。他们捉鱼时,都戴着芦苇编的斗笠,一是防晒,二是防雨。他们脚踏在两个鱼鹰船上,在河面划动着,鱼鹰不时从河里衔出一条鱼,他们便从鱼鹰的嘴里取出来放在柳条编织的鱼篓里。第二天白伯伯便拎着鱼篓到集上去卖。
   白伯伯去后,白翔哥掂一小袋鱼来到我们家。娘推辞,他扔下便走,一旁的珍姐便红着脸回到屋子里。珍姐在我们渡口住了将近一个月,她烦燥的心情几乎平静下来。特别是对面那条鱼鹰船的到来,使她的心情转变很快。她不时在河边呆呆地看他们捉鱼,虽然和他们言语不多,但她的美丽,早已在白翔哥脑子里印下了。所以,白翔哥背着父亲给我们送鱼。这微妙的变化娘起初没看出来。小火轮再来时,珍姐对耿叔表现得就没以前亲切了。耿叔给珍姐捎来了一个府绸褂,珍姐推说不要,耿叔有些尴尬,娘就替珍姐收下了。旺子叔说:“择个好日子,就让珍子同耀宗把事办了吧。”珍姐没有表态,耿叔心里很难过。
   耿叔走后没几天,珍姐便不正常起来,吃过饭就往河边跑,娘这才发现珍姐同白翔哥的关系。以后的日子,闲话就多了起来,看芦苇的跛脚爷在死河湾还看见他们抱在一起呢!
   珍姐心情一下子好转起来,回到渡口帮着娘做饭,又替娘洗衣服,娘心里却不好受,这孩子怎么能这样呢?她忽然觉得没法向耿叔和旺子叔交差。爹便劝娘想开些,爹说:“耀宗年龄太大,还有两个孩子,珍子要能同白翔成一家人,年龄上合适多了。”
   娘说:“反正不是个事儿,要不是人家耿叔,她命早没了。”
   爹说:“这事儿不能这样说,就说英子娘吧,旺子对她有多好,那是从冰凌窝里救出来的呀,不一样,见到年轻的男人来接她时,公堂上不是同意跟人家走吗?你还劝她,你们这些女人呀。”爹说着说着就叹息起来。
   珍姐同白翔哥的事没几天就遭到了白伯伯的反对,白伯伯不是看不上珍姐的人,他看不上珍姐肚子里怀的孩子。珍姐脸上的阴云又布满了,白伯伯将我们家看成珍姐的娘家,不知怎的,娘又替珍姐难过起来。娘说白伯伯,人家要不丢丑,怎能看上你们白翔呢?白伯伯便说白翔老实,应该找个能过日子的女人,这野性的女人,再漂亮有啥用,弄不好还会招闲话。
   白翔哥拗不过白伯伯,几天以后,对面的帐篷忽然不见了,珍姐又一次陷入痛苦中。这天,娘发现珍姐也不见了,全家人便分头去找。夜里很晚,珍姐才摸回渡口。珍姐变得少言寡语,娘怕她出事,就让爹对过往行船的熟人给耿叔、旺子叔捎信。等他们再过来时,珍姐同意嫁给耿叔,并让耿叔抓紧置办东西。
   珍姐出嫁那一天好凄凉,足足哭了一个晚上,嗓子哭哑了,泪也哭干了。娘劝她,她扑在娘怀里,哽咽地说:“为什么救我?为什么救我!”娘理解她心里的苦处,泪也扑簌扑簌地流了下来,娘说:“做女人的命苦呀。”
   耿叔迎娶时划了一个大帆船,船的桅杆上都扎满了红。娘给珍姐梳妆好,耿叔和几个船工便将珍姐扶到船上,爹从家拿了领新苇席,说算给珍姐的陪嫁礼。那天的天不好,他们刚上船就起风了,风将船桅杆上的红飘带刮得哗哗地响,船慢慢地向东划去,渐渐地消失在我们的视野。
  
   三
   珍姐走后,渡口忽然觉得空荡荡的,英子小声在我身边说:“有空咱也到野莲池看看。”
   我说:“听跛脚爷说远着哩。”
   “远有啥,我们星期天去。”
   芦苇早已长成了,有的快要挑缨了,我和英子顺着一条弯曲的小路,边走边采下几片苇叶,卷苇号。没多大会儿,一个大大的苇号卷成了,英子卷不成,从我手里夺过去,吹几次都吹不响,气的撅撅辫直甩。
   过了一道土岗子,看到了一座陈旧的建筑物,原本是一座庙宇,只是庙里的神像早已无影无踪。听爹说这五里湾早年有七七四十九座庙宇,分布在河的两岸,香烟燎绕,钟声不断,一些绿林好汉便借这阴森之处藏身截商船。所以自古在卫河上水运的人都知道,这五里湾是鬼门关。得道的商船早已通过黑道将一年的过路钱买下,一逢匪徒上船便出示通行证,免去灾难。一些官船不识道,压船的没少在这里变成死鬼。官府就到这里歼匪。再过些年头,就没人截官船。只是五里湾的恶名从此也抹不掉了。抗日战争时期,共产党将这里的土匪收编,组成了抗日联盟,没少拦截日军的船只。惹得日军在这里大扫荡,割芦苇,毁庙宇,演出了一幕幕“血泪井”、“万人坑”的惨剧。
   又过了几道坝子,我们见到了野莲池。野莲池原是一道死河湾,池内水藻不少,野莲叶稀疏地浮上水面,偶尔能看到几朵野莲包。几只小鸟见我们过来向远方飞去,转几圈又折回来然后落在叶面上。英子想摘一朵野荷花,挽起裤腿走进河湾。我没注意,她一声尖叫,半个人便陷入了污泥中,我不顾一切地将她拽了出来,然后来到主河道的沙滩。英子见没了危险,便让我躲起来,她已到了害羞的年龄。我在离她远远的地方将衣服脱掉,只剩下裤头,然后将衣服洗净晒在大树枝上。这时猛见英子光着身子向我跑来,万分惊慌地蜷缩在我的怀里,脸色苍白,嘴里不停地说:“蛇、蛇。”我稳住她的情绪,方知她的失态。她急忙从树枝上将我的褂子拽下来,让我背过身,然后将湿褂子裙在她的腰间。我领着她一步步地朝她所说的地方走去。哪里还有蛇,我将她的衣裤抱过来,英子在我身边悄声说:“我看见跛脚爷了。”我问:“在哪?”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一看,没人,便不信她见到了蛇,英子委屈地噘起了小嘴。
   我们直等到衣服晒干,肚子里早已“咕噜咕噜”直叫。这时,小火轮从远方开来了,几声长长的鸣叫。我们高兴地站在河边招手,火轮真的停了下来,旺子叔和耿叔纷纷喊我们。英子放声大哭起来。旺子叔和耿叔脱掉衣裳,向我们游来,然后将我们救上火轮。旺子叔问我们爹娘知道吗?我们摇摇头,于是,他们启动火轮向渡口驶去。

共 16850 字 4 页 首页1234
转到
【编者按】作者如一个老道的画家,为我们描绘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一个普通乡村的一个瞬间画卷。父母的善良、跛脚爷的和善、珍姐的不屈、翠花婶的悲哀、白翔的软弱、罗伯伯的无奈、还有马寡妇、郝师傅、玉秀、刘小雅老师等一干人形象,寥寥数笔,跃然纸上。有三个地方是作者独具匠心的。一是英子,这个类似“弃儿”的孩子的来和走,实际上一种命运的轮回。二是“渡口”,如同改变命运的一个转折点。三是芦苇,不管什么情形,总会在春天的时候挣扎出泥潭,虽说改变不了被“收割”的命运,可那漫天的苇絮总会在寻找生根的土地。她同英子的命运。作品构思精巧、类似无主题的描写手法,会让我们在回忆过去的那一刻深思。好文力赞。【编辑:金源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1908220002】【江山编辑部·绝品推荐20190902第0092号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金源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0 14:07:22
  小说构思精妙,结构严谨,人物形象刻画生动,不动声色的描写中,有很深的生活底蕴。为老师佳作点赞,期待精彩继续!
行者如歌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梦锁孤音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2 10:56:34
  好文佳按,精准到位。恭喜老师获得精品,期待更多佳作展现丹枫!
梦锁孤音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江山绝品评议组        2019-09-02 22:04:46
  蒹葭,指芦苇,因多生而平凡,正是文中底层人民的写照,芦苇又是通篇的背景色,所以题目就传递给读者很多信息。小说构思巧妙,语言富有灵性,仿佛一场大戏,锣鼓声响,角儿们一个个粉墨登场了。以渡口、芦苇的新旧更替为底色,铺开人生四季的画卷,以“我”和英子的成长为基线,把底层人民的生活刻画得栩栩如生,让读者在故事里看尽人生百态,在生活里感悟善恶美丑。江山绝品组推荐品读!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陆屿璠        2019-09-03 08:05:08
  世事难料,几人欢喜几人愁。都说男人始乱终弃,可故事情节告诉读者,这个世界上有坏的男人也有好的男人。品读佳作为您点赞!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黄江山        2019-09-03 09:43:40
  写得太惟妙了!盛赞!绝赞!
《江山文学》永远都是最棒的!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9-09 07:48:45
  恭喜《蒹葭》获得绝品桂冠,祝贺河之舟老师取得辉煌成就!
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共 6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